乐平新闻网

用户登录

首页

首页

资讯

查看

“举牌潮”幕后玄机:机构各有算盘 自然人打法诡异

2021-02-26/ 乐平新闻网/ 查看: 214/ 评论: 10

摘要掏真金白银,买成5%以上大股东——A股市场中的举牌事件总是吸引着投资者的眼球。据上海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
赚钱

  掏真金白银,买成5%以上大股东——A股市场中的举牌事件总是吸引着投资者的眼球。

  据上海证券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本年以来,共有50家上市公司被各路资本举牌。产业资本是其中的大买家,它们或以股权为纽带,钻营与上市公司协同互助发展,或以产业眼光深挖偕行公司的价值,探求估值洼地。与此同时,金融资本和牛散们也各怀心思,在二级市场频频出击“狩猎”,静待投资“着花结果”。

  产业资本频脱手:看重协同性

  与其他投资者差别,产业资本对上市公司尤其是产业偕行的认知和理解要越发全面、深刻,实在施举牌的投资逻辑也较为清晰明了。

  以近期在资本市场非常活跃的腾讯为例。7月下旬,腾讯通过旗下资本平台连番举牌泛微网络和世纪华通。腾讯还向世纪华通提名两位董事,双方加深战略互助,并从子公司上升到上市公司层面,拿下产物与IP的优先互助权。

  举牌世纪华通,腾讯期待巩固自身在游戏业务领域的实力,也被市场解读为抵御字节跳动进军游戏界的招数;举牌泛微网络则是针对线上办公领域,腾讯的企业微信通过股权“缔盟”,与包括阿里的钉钉在内的办公软件在“后疫情期间”又一次形成对决态势。

  相较于大鳄腾讯,三峡集团可谓是本年A股市场产业投资的一匹“黑马”。作为三峡集团的两家子公司,长江环保集团和三峡资本本年以来在A股市场一起“攻城拔寨”,成为多家上市公司的紧张股东。6月下旬,长江环保集团和三峡资本携手实行了对兴蓉情况的二次举牌;5月中旬,这对同门兄弟还通过连续增持,将合计持有纳川股份的股权比例增至15%,成为后者的第二大股东。别的,上海情况本年以来也得到了两家公司的连续买入。从投资标的选择上可以看出,相干标的公司主业务务都涉及水务或环保产业。

  优创投资本年一季度对保龄宝的投资押注同样基于对其产业协同方面的考量。

  根据保龄宝3月9日所发公告,优创投资在3月6日增持175.58万股后,累计持股范围到达1856.91万股,触及5%的举牌线。之后继续“增兵”,至3月末持股比例已达6.36%。

  进一步来看,优创投资旗下的绿瘦康健主要结构大康健产业,与保龄宝从事的业务有一定的产业协同。优创投资在论述其举牌动机时也表示,此番举牌起首出于看好大康健行业整体,特别是肠道康健领域未来的发展远景;同时对保龄宝在益生元(低聚糖)研发及制造领域所取得的业绩和行业职位的认可,看好保龄宝未来的发展性和带来的投资收益。

  产业资本结构“下注”的同时,善于投资设置的金融资本也以举牌方式表达对投资标的的强烈看好,险资即是其中的典型。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7月初,险资本年内举牌上市公司到达16次,远超客岁同期。涉及的保险公司有10家,以大型保险公司为主,被举牌标的既有A股也有H股,中联重科、中集集团、顾家家居、大悦城、国创高新、锦江资本、中广核电力等公司成为举牌对象。在业内人士看来,险资举牌重点并非存眷公司股价的短期颠簸,而是更存眷于其低估值、高分红的特点。

  类似举牌案例另有不少。7月20日佳兆业捷信物流举牌深天地A,成为后者持股5%以上股东;浙江龙盛集团7月17日举牌卧龙地产;成都银行7月2日获成都工投举牌等等。

  剑指控制权:真刀真枪的对垒

  在层出不穷的举牌事件中,最具“观赏性”的当属由举牌引发的控制权争取战。“银泰系”首创人沈国军本年便联合另一产业大佬昝圣达向新世界睁开了资本“围猎”。

  回看事件进程,江浙两位商业大佬在5月上旬宣布缔盟。沈国军、昝圣达分别携其一致行感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其中,沈国军及其一致行感人沈军燕、沈君升、鲁胜、沈莹乐、浙江国俊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新世界约8.5%的股份;昝圣达控制的综艺控股与他小我私人合计持有新世界约16.7%的股份。双方缔盟后,合计持股比例到达25.22%,由此凌驾了新世界现第一大股东上海市黄浦区国资委的持股比例。

  不仅云云,沈国军及其一致行感人确认,其存在对公司控制权的钻营意图,并高调表示此举是为“优化上市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提高上市公司的谋划及管理效率,促进上市公司稳定发展”。俨然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而面临来势汹汹的“挑战者”,上海市黄浦区国资委也在第一时间亮相:在尚未看到沈国军及其一致行感人提出的有利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规划之前,不放弃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目前,该事件已进入胶着状态。沈国军若能顺遂拿下新世界的控制权,其商业零售版图将再下一城。

  无独占偶,西藏景源对皖通科技的连番举牌,也颇有对控制权的觊觎。通过二级市场的连续增持,西藏景源本年6月9日二度举牌皖通科技,此次权益变更后,西藏景源持有上市公司4120.7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

  对于增持目的,西藏景源称是看好智能交通、智慧都会、大众宁静、军工电子等行业,看好上市公司在以上领域的发展性和红利能力。

  不外,从本年3月以来皖通科技内部日渐焦灼的“内斗”纷争来看,西藏景源的连续增持举动更像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据记者此前观察发明,西藏景源与皖通科技其他股东存在众多交集。在李臻阵营夺权上位的背后,西藏景源似乎从中饰演了“紧张脚色”。

  自然人举牌:各走各的道

  自然人尤其是牛散的举牌操作同样引人存眷。

  与大型的企业集团相比,能拿出真金白银收购上市公司5%以致更多股权的人究竟是少数,这在本年以来的举牌案例中也体现得十分明显。50个举牌案例中涉及自然人的仅有10例,占比仅20%。不外,自然人举牌案例虽不多,但却各具特色。

  率先“出镜”的是牛散李凤英。泛微网络本年3月中旬公告显示,在小幅增持数万股后,李凤英持股范围增至763.35万股,触及5%的举牌线。事实上,李凤英潜伏泛微网络已久,其表示,此番举牌系基于对上市公司未来连续稳定发展的信心及对上市公司价值的认可。

  截至一季度末,李凤英还入围了正业科技的十大股东序列。而提起李凤英,投资者开始想到的便是游资大佬章建平,他的岳母就叫李凤英。作为牛散的代表,章建平除自己上阵在股海“搏杀”外,还常用家族职员账户炒股。比方在海利生物十大股东名单中,方章乐、方文艳、方德基均是章建平的家人。那么,举牌泛微网络的李凤英是否也与章建平有关联?

  除疑似为章建平岳母的李凤英外,现已70岁的“高龄牛散”顾鹤富对金枫酒业的举牌则颇有“误打误撞”的意味。据披露,顾鹤富在7月17日便已举牌金枫酒业,但其本人似乎并未意识到,今后又在7月20日至23日期间买入、卖出200余万股,因此触发了短线买卖业务。

  记者注意到,生于1950年的顾鹤富已在A股摸爬滚打多年,早期偏幸ST类股票。从其对金枫酒业的买卖业务细节可以看出,其买入、卖出操作颇为频仍,堪称“买卖业务型选手”。对于举牌历程中犯下的“低级错误”,顾鹤富称是对股票买卖业务数目计算错误,并无主观存心。

  紧随顾鹤富,自然人吴吉林也于7月下旬举牌了华菱星马,其表示增持举动源于“对商用汽车行业的发展趋势和对上市公司华菱星马企业价值的判断”。

  如果说上述牛散举牌是为投资买卖业务赢利,那么个体自然人的举牌举动则令外界捉摸不透。

  比方,23岁的杭州人莫纬樑斥资逾亿元在6月尾快速举牌三变科技,今后不久,莫纬樑父亲莫妙海又通过大宗买卖业务购得三变科技3.2%股权,莫氏父子合计持股比例一举增至8.22%。只管莫纬樑称增持是因认可上市公司价值,但短期内大量买入的举动,照旧令外界怀疑其真实动机。目前,三变科技存在三变集团和卢旭日两大股东阵营且持股范围相差不大。在此配景下,倘若莫氏父子倒向任何一方,都可能改变上市公司控制权的偏向。

  本年另有多起自然人举牌操作,与上市公司有一定关联,举牌方包括实控人、董事长或是焦点股东等,其举牌动机主要是通过增持巩固自身控股职位等。如杭州高新现实控制人吕俊坤依照此前入主时的约定,在客岁12月11日至本年3月24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了5%股权,吕俊坤此前明确表示此举是为巩固在上市公司的现实控制职位。

  个体自然人的操作诡异莫测。据先锋新材此前披露,公司股东冯立东在6月29日买入100股后触及举牌线,但事实上这100股是其在客岁11月中旬所卖出的股份,在举牌线四周云云“往返折腾”,其背后目的着实令人猜不透。不外,根据相干规则,无论是有意照旧无意“触线”,举牌方至少得乖乖等上6个月才能抛售股票。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